法国速写

漫山遍野的大雾,隐隐约约地闪现出树。和缓的山坡上,羊群餐风饮露。雾气升腾,山谷间现出一片纯净的蓝。

无边无际的积雨云下,巴黎。橙黄的光带从铁塔烧到圣母院,烧到蒙马特高地。铁塔立在光中,圣母院旁升起绝尘的吊车,鳞次栉比的屋顶上飞起灰白的鸽子。橙黄,带着一丝粉红,从云间泻下一道道光柱,泄出一丝蔚蓝,米开朗基罗的天使从那里降落。巴黎晚上十点,太阳还没有逝去,在云层背后撞出绚烂的光芒。

海是非人间的生物。站在地平线上,一半是此世,一半是海。海浪仿佛蓝色的切片。蓝色,滚动着,吐露它的柔软,显示它或乳白或浅青的内脏,在阳光下闪耀着星星。除了透明,什么都没有。

踩在无生命的碎石上,走入海。卵石桀骜不驯,硌得脚疼。卵石海滩在脚下倾斜、碎裂,你感受到海水的温度,冰冷,当你接纳它,它又成了你温暖的体温。你感到太阳晒暖了水域,水成了身体的一部分。太阳仍然缱绻,海潮却打破了幻象,已是晚上八点,潮水凶猛,掀起卵石拍在小腿上。只有坐下,随波逐流,感受海的重量。阳光清脆,最后的光芒中,有什么等待着。

弄潮儿在浮游,变成一个个黑色的脑袋。黑人舒展身体,在蓝色中显露优美的体态。钓鱼人在礁石上一动不动。女人划着橡皮艇,驶向逐渐暗沉的波浪。“美国人啊!”两个当地人走过,留下一句感叹。

暗粉在蔚蓝中均匀地溶化。海鸟盘旋,融化在阴影中。金黄的浮标在海中起伏。突然间,天边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火烧云,霞光染过整片天空,小镇的灯火亮起,海岸线成了梵高的油画。终于,世界回归蓝色。深夜的大海,冲刷着无情的蓝。

快把人晒化的太阳下,圣十字湖保持着纯洁。太过纯粹,凝成了一块绿松石,小舟悬浮其上,没有阴影。五十年一遇的高温中,人和狗啪啦啦跳下船,在澄碧中呼吸。

夜航

万米高空中,云层在燃烧。蔚蓝、浅青、金褐、橙红的光带,下面是深不见底的云的河流。

航行还没结束,太阳船还躲在云层下方。墨蓝的云海中升起一个火山口,一个巨大的炼狱火湖,湖面上泻下光的瀑布,太阳将从那里浴火重生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