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诺陶II

毕加索吞噬女人

然后长出牛角。

你,魔法师,要把什么放在祭坛上?

你要饮自己的血,还是优雅地

切开别人的心脏?

宇宙是守恒的,

创造是残酷的。

诗是剖开喉咙时

清新的空气

没有人能一辈子这样过活

我只敢偶尔把手伸向火

2021.10 观毕加索展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